热门关键词:电视主播互动

生活连线


武进人梅永丰:要做就做到最好!

时间:2020-04-04 20:47:48  来源:生活连线  作者:阳湖网
武进人梅永丰:要做就做到最好!
他出生于普通的农家,10来岁就跟着父母下农田劳动;他喜欢钻研,初中时就给家里布起了电线。在省前中念书时担任班长,大学保送南大物理系,34岁时就成为复旦大学教授和博导。整个成长过程就是别人家的孩子。从学霸到教授,到今天的大型访谈节目《武进人》我们零距离走近梅永丰。
同期声:梅永丰:2017年我们过来种的,实际上是我们毕业后,也是筹划了很久,就是我们一直想给母校留点东西,所以就来栽了这棵树,是我们班的同学用我们班的名义,一起捐赠的这棵树放在这里,银杏大家都知道是千年古树,它是寿命最长的,应该说在这个校园里面,特别是到了秋天的时候,也是结果实嘛,我们教育就是要结果实,所以我觉得银杏也是这样的象征。
2019年12月8日,江苏省前黄高级中学迎来了80周年校庆,天南海北的校友们汇聚于此,共襄盛举。人群中,一位儒雅男士并不怎么起眼,观看校庆演出,行走在校园间,和昔日的老师同学谈笑风生。他的名字叫梅永丰,认识他的都知道,这可是前黄高中走出去的大学霸,出生于1976年的梅永丰在34岁时就成为了复旦大学材料科学院的教授和博导。目前他不仅是韩国延世大学顾问教授,还是复旦大学材料科学系副系主任,研究方向为无机功能薄膜材料及相关工艺和物性研究,近几年将纳米与薄膜材料应用到微纳机器人、新型电子与光电子技术以及光子材料和器件等领域。先后获评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上海市曙光学者、教育部青年长江学者和上海市优秀学术带头人等。这一切成就的取得,早在读书时就已经展露出端倪来了。
同期声:梅永丰高中同学 唐银锋:他一直是我们班长,到现在还是我们班长,是我们心中永远的班长,他无论对我们的生活还是学习,后来高中毕业后对我们各方面都非常关心,希望我们班的同学能走得更远,走得更好,他一直在带领着我们
梅永丰高中老师 吴春花:大家都非常团结在他的周围,而且他有一个带动作用,然后上课的时候呢,他举手虽然不是很热烈,但是他会非常地专注,看他的眼神是很专注的,然后一下课,他又是非常活跃的一个,体育也是很好的
梅永丰:这个楼是攀登楼,我们老校区也有一个攀登楼,我记得特别清楚,我那时候听张校长专门跟我们讲攀登楼,就是勇攀高峰这个意思,所以攀登楼就出自这里,老校区和新校区有这个差别,但是看到攀登楼还是挺亲切的
访谈:梅永丰:我童年的时候刚刚改革开放,在我小时候继承了很多长一辈的人那种艰苦奋斗的精神,因为我小时候一二年级,二三年级开始我就跟着父母下田干活,然后到了五六年级的时候就是大人能干什么活我都可以了,那时候插秧啊,割麦啊,割稻啊
记者 张敏:小的时候你有没有接触到这样一个物理的领域?   
梅永丰:其实也没有,但是我自己小的时候特别喜欢自己弄,现在我爸爸还在说我,我上到初中的时候吧,家里的电线都是我布的,我会自己布,因为我就学了一些东西之后我就知道了,然后我就回去那个电线火线怎么弄,那时候还经常断电,有时写作业就出了那个电瓶,当时我就喜欢拿那个东西过来自己装,我就觉得很有意思,为什么它会充电,充电之后放电出来   
记者 张敏:您那时候上前黄高中的时候,还是在前黄镇上吧?
梅永丰:我其实应该说是机缘巧合,在我的前面一届,是先录取中专或者师范,然后再到重点中学,但是到我们那一届政策就变了,鼓励我们要去报重点高中,那时候其实条件也没那么好,其实我的父母希望我去报中专,因为我们村上好多报中专和师范的,考个中专你就可以转城市户口了,然后那一年的政策是不能先报中专,必须先报高中,所以我就报了前黄中学,就到了前黄,所以说很有意思
在众人眼中,梅永丰是“天生做科研的料”。1995年,梅永丰因成绩优异被学校保送至南京大学物理学系,后来又在南大保研,在校园里他静心读书、做研究,从半导体物理到光电子、发光材料等领域,沉浸在物理学的浩瀚海洋。2002年研究生毕业后,经导师推荐,梅永丰又前往香港城市大学物理与材料科学系攻读博士学位。至此他进入了一个更细分、更前沿的领域--纳米材料。2005年博士毕业后,梅永丰前往德国斯图加特马普所从事博士后研究工作,2007-2010年在德国德累斯顿莱布尼茨协会固态与材料研究所担任研究员和课题组长,他主导参与的项目获得了德国大众基金会的支持。2010年,在德国事业有成的梅永丰决定选择回国,进入复旦大学材料科学院从事研究和教学工作。
【访谈现场】梅永丰:我对自己的要求,就是我要先努力,我要做到自己最好的,然后再去做选择,就像我们的人生一样,实际上我们有很多选择,所以我一般都会(努力)在前面,比如说我高中学习的时候,高一是花了很大力气的,高二基本上就轻松了,就好一点了,高三基本上就很轻松了,本科专业学的是半导体物理,然后到了研究生硕士阶段学的是光电子,其实也是跟半导体相关的,到了香港之后呢,实际做纳米材料多一些,但其实还是有延续的,科学研究来说你必须追究前沿,因为我是做基础研究的
记者 张敏:那时候我们国家这个学科,在世界上是不是相对比较落后?
梅永丰:现在我慢慢明白了,以前说我们落后,其实所谓的落后就是不知道,而不是说我真的好像不聪明,我好像不会去研究,实际上很多时候你可能没有见过,没有去研究过,只有这种可能,现在大家越来越研究多了,其实你会发现原来这个东西,只要投入越来越多的研究,慢慢地就明白了,慢慢地就知道了,因为基础研究就是一个探索性的
记者 张敏:您在2010年就回国了,当初怎么会突然就回国了?
梅永丰:实际上我觉得回国这个事情,我跟我爱人讨论过很多次,我觉得我是一个中国人,我还是要回来,我的理解里面, 一个人只有在自己的国家,或者被认可的地方你去努力了,那你的贡献才是有价值的,或者叫成就感吧,好比你在你的家里面做贡献,和你到外面去做贡献,其实是不一样的
梅永丰的研究方向常人听起来十分拗口,象纳米薄膜技术、卷曲纳米技术、无机柔性电子学研究、微纳器件及其集成化研究以及面向物联网的新型探测器研究。一路走来,梅永丰始终保持着对科研的热情,以及求知欲和执行力。他所带领的团队,在功能薄膜三维卷曲构造、三维管状量子阱红外探测器研究等方面都取得了新的进展,为全球的薄膜材料研究做出了新贡献。
【访谈现场】梅永丰:应该这么说,微纳机器人是一个刚刚兴起的领域,大概也就这几年吧,当然我做的是比较早的,当时我在德国的时候,就开始做一种微纳机器人,它是在液体里面运动的,一个管状的微纳马达,当时也做的比较早,国际上比较早的一个领域,然后回来之后我继续在做,当然我们现在更多的是在做微纳机器人的智能化,也就是说这个机器人是不是能通过一些图像识别或者人工智能,它可以自主地运动,或者是通过智能化的方式,当然不能真的像人一样,但是它可以通过一些传感器,它可以去做一些事情,自主地去完成一些任务,我们希望是这样子
记者 张敏:梅教授您作为我们国家一流学府一流学科的一名教授,其实您现在在复旦大学,不光是做一些基础教育,您也在带一些研究生跟博士,刚才您讲的这些理念的话,是不是也贯穿您整个的教学,或者带学生的过程中?
梅永丰:现在你问我博士阶段有没有闪过放弃的念头,等你指导完学生后,你会发现这个念头其实很正常,因为你知道人都有惰性,不要说学生了,再加上是博士的话,他其实都有惰性,这个时候你能做的事情就是,像挤牙膏一样挤一点是一点,等他挤通了,他就明白了,他就会自己干了,所以我的理解是这样,而挤牙膏的过程肯定很痛苦,因为你没有压力,他肯定就出不来,但是你给他压力吧,可能会把他逼疯掉……
记者 张敏:所以讲到这一块的话,平常你不光是在高校里授课,在研究室搞研究,然后你经常还会去一些中小学,搞一些科普的教学,您这个是出于什么考虑?
梅永丰:我们的差距不在于,我们的能力好像比人家差,而在于有时候没有机会去了解,我觉得作为我来说,我们去把我们的一些知识,不管知识有多深有多浅,但是你通过你所认识的一个知识,你至少传授给大家,让别人认识到你是怎么认识这个世界的,向高中生啊,向周围人传授知识,我觉得这是作为老师和科学家应该去做的
梅永丰工作十分忙碌,出差也是家常便饭,尽管老家就在京沪铁路和青龙高速口,可他却很少能抽空回家。提到家乡,梅永丰永远记得那宽阔的田野、金黄的麦浪、繁忙的农假、美味的脚踏糕和豆渣饼,这些都是他对于家乡最深的记忆。自由自在的乡间生活,给了精神上的滋养,也让踏实和勤奋的基因融入血液。自幼懂事的梅永丰,一直是父母的骄傲。他很早就成为父母的帮手,插秧、割麦、割稻……如今,梅永丰的父母依然生活在老家,提起儿子,依然是满脸的骄傲。
同期声:梅永丰的母亲 沈金凤:那时我们家的条件是非常差的,但是他自己非常努力,我们农村工资比较低,都是工薪家庭 非常艰苦,我们在外面干活,他在家还带着一个妹妹,比他小两岁,他六岁的时候就可以帮着我们煮饭了,我们只跟他讲了一句话,我们农村上,我们管不到你们,你们要自己努力, 只有你们自己认真学才有希望    
梅永丰的父亲 梅岳:他在郑陆上学的时候,副课老师一般都叫他梅老师的,他已经帮着批作业批卷子备课了,我说你是中国人民教师培养的,要为中国人民做事,我只要他在那边过得好,我就放心了,我们只要身体好他也放心
【访谈现场】梅永丰:像我们因为经常出差,回去还有工作,所以他们现在也习惯了,我记得最早有一次,我从南京去上海还是哪里出差,经过常州但是没有回家里,其实我家就在铁路旁边,我在高铁上能看到我家,有时心里就会数,快到我们家了,但实际上很愧疚,其实可以经常回去看看他们,但是有时就变成一种遗憾,有时真的就只能变成一种愧疚,我每次出去都很自豪,因为每次别人问我是哪里人,我说我是江苏常州人,然后我一定要加上武进,然后别人说武进,这个地方是好地方,因为我们的民营经济确实非常发达,乡镇企业非常发达,这在全国都非常有名,包括我现在很多同学,都自己在做乡镇企业,有的做得也很大,所以我觉得这是我们武进的特色,有这样一批很强大的民营经济,当然也有很多的国民经济也非常好,组合起来武进的经济活力是非常强大的,忘不了家乡的吃的,郑陆的羊肉,我最近才发现一个重要的事情,豆渣饼居然是常州特有的,我在全国没有找到过,甚至有时候我专门回来买豆渣饼,带到上海去,我记得武进当时做了一档非常好的,武进十大农家菜,我们郑陆的羊肉,还有湟里牛肉,寨桥老鹅,反正好多,我觉得这个非常有意思,以前可能是一种没有整理出来的回忆,现在变成一个有记录的回忆了。
“看起来离生活非常远,好像没什么实际用处,但事实上,基础研究是社会发展的最根本动力。就像盖房子所需的一块块砖头,虽然你不知道某一块砖有什么用,但如果把这块砖抽掉,房子就会坍塌。”作为基础研究的身体力行者和倡导者,从武进走出去的梅永丰仍在不断努力着。

生活连线

更多>>

生活连线20200601

生活连线20200531

生活连线20200530

生活连线20200529

生活连线20200528

生活连线20200527

生活连线20200526

生活连线20200525

生活连线20200524

生活连线20200523

生活连线20200522

生活连线20200521

视频推荐

更多>>

常州市交警部门定制8000顶安全头盔

六月起 这些新规将影响你我生活

庆六一 缤纷活动 特色过节

花木市场月季热销 均价较去年下降2

《绿建之窗》“世界环境日”志愿服

凯迪股份“云敲钟”主板上市

武进广电简介 | 广告服务 | 免责条款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备案号:苏ICP备10099057号   公安备案号:32041202001208号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常州市武进区广播电视台